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世界爱眼日 揭秘鲜为人知的眼科世界
世界爱眼日 揭秘鲜为人知的眼科世界
发布时间:2019-10-22 10:20:14  热度:3358

新京报(记者戴萱)今天是世界护眼日。每年,全世界都有大量的眼病患者面临视力康复的问题。北京同仁医院是中国顶尖的眼科专科医院,接受来自全国各地的疑难患者。为了提高医疗水平,眼科方面鲜有报道。昨天,记者参观了同仁医院的各个科室,揭示了鲜为人知的眼科世界。

昨天,同仁医院主任医师张淑新(右)正在检查病人。摄影/新京报记者王佳宁

眼疾伴随着心脏病。

“你回去好好睡,睡眠很重要,好好睡,不要胡思乱想,病会很快好起来的!”

昨天中午12点,青光眼科主任医师张淑新将最后一名患者送出北京同仁医院眼科咨询中心半天。长假结束后的第二天,病人数量与过去相比有所减少,但在半天内,她也接待了10多名病人。

赵先生今年60岁,两个月前在北京一家医院被诊断患有青光眼,昨天又被诊断出有张舒欣的号码。裂隙灯亮起,张淑新的检查得出结论,早期青光眼并不严重。

关闭检查设备后,张淑新知道问题的症结不是眼病,而是心脏病。“小声聊天”,的确证实了她的猜测。赵先生敏感、焦虑、体贴。上次他在外院发现青光眼时,医生无意中说:"你60岁了,这么年轻!"一句话吓了赵先生一跳,以为他病得很重,焦虑了一会儿。张淑新安慰了他一次,告诉他病情不严重,安慰他放松。

“心脏病需要治疗眼疾”,这在青光眼部门可不是闹着玩的。张淑新当了几十年医生,他治疗的病人有明显的特点,如思维太多、容易焦虑、睡眠不好。“如果像芝麻这样的大东西变成一个大西瓜,情绪会影响病人的病情,当它缠结在一起时,眼压会很高。”她说尽管青光眼是一种不可逆转的致盲疾病,但它并没有失控。一方面,患者应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了解疾病的病因和康复方法。另一方面,医生应该非常耐心和小心,并且擅长成为一名能够治愈心脏病的眼科医生。

眼科超声行业“大咖啡”下班码字已有20多年

在b超室,杨文理手里拿着一根“小黑棒”,盯着屏幕上显示的超声图像,微笑着安慰病床上的病人。他身材略胖,喜欢笑,声音温柔。这位中国眼科和超声领域的“大人物”充满亲和力。当病人检查后离开房间时,他仍然告诉他不要忘记带走他的东西。

与众所周知的医学检查如ct核磁共振不同,眼科超声很少为公众所知。在眼科医院,裂隙灯和检眼镜是传统的检查工具,但是光学诊断需要患者的眼睛状况。如果有玻璃体积血或白内障,用于检测眼底的光线被遮挡,需要超声波发挥作用。在铜仁医院,大约十分之一的病人会到b超室进行这项特殊检查。

到下午2点,杨文理的特殊需求诊所已经接待了42名病人。昨天,一天有70或80个病人,工作量不小。

工作了一天后,杨文理回到了家,“工作时间”并没有结束。短暂休息后,21点钟,“夜校”开始了,他走进书房,打开电脑,埋头于码字中。“我们的同事医院有一系列的书,它们被分成不同的专业。我负责眼超声诊断手册,该手册将被制成一本约10万字的袖珍手册。”杨文理的介绍。

由于他杰出的专业技能,杨文理经常被邀请为各种眼科和超声书籍撰稿。他在超声波室的桌子上堆满了各种颜色的“大头”。每当他拿出一本书,他经常在上面签名。

“现在,你可以尽快写你需要的任何一本书。你手里的这本书已经负债好几年了。”他笑了。晚上9点写,晚上12点写完,然后上床睡觉。这个码字职业始于20年前。平均来说,他每年参加两本书的写作。

昨天,同仁医院的医生杨文理正在为病人进行眼部超声波检查。摄影/新京报记者王佳宁

识别虚假病历

"这个,这个,还有一堆加号都是假的."在医院三楼眼科咨询中心的分诊台,护士袁晓凤打开桌子的最后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堆病历。所有这些都是她截获的号码贩子的“物证”。

逻辑很清楚,她说话充满活力。没有她自己的入院,很难从她的外表看出她已经76岁,在同仁医院的护理岗位上工作了50多年。袁晓凤待人热情,病人有疑虑。她总是耐心地回答。除了出色的业务,袁晓凤还有一双出色的眼睛:一次一个经销商是对的。

笔迹是主要的识别依据。每天都有50或60名副热带高压及以上的医生拜访他们的同事。每个医生都写了什么样的词?袁晓凤牢记在心。号码贩子持有伪造的病历。袁晓凤一眼就能画出x。“这种书写格式也是错误的。看着这两行测试数据,我的同事不会这样写。”袁晓凤指着其中一份伪造的病历说道。当一个医生偶尔改变他的写作风格,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时,袁晓凤和他的同事会直接找到医生,敦促他们“保持他们的风格”。

昨天,在同仁医院,76岁的护士袁晓凤正在检查病历。她可以从她的笔迹看出哪些假病历是经销商写的。摄影/新京报记者王佳宁

此外,医院里还有一个独特的“通行密码”——儿童印章。要给病人一个加号,医生必须签字盖章,并送到咨询中心盖章。与普通海豹不同,该中心最近使用了一种可爱的动物图案。

“买了一个盒子,几个,图案不一样。如果有一个坏了或者模糊了,我们会更换它,然后通知登记处的工作人员。如果这一章是正确的,加号将会通过。”袁晓凤笑了。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新技术被医院用来防止黄牛,来到袁晓凤的黄牛越来越少。抽屉里的几份病历以前被她截获过,现在成了某种有趣的纪念。

新京报记者戴璇与记者王佳宁合作

编辑范一静校对刘保清

 

Copyright©2003-2019 arnold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霍吉信息门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