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 >>  张晓川︱李鸿章与马克沁
张晓川︱李鸿章与马克沁
发布时间:2019-11-08 12:48:58  热度:2307

第三法兰西共和国(1841-1899)总统弗朗索瓦·费利克斯·富尔是19世纪末的传奇总统。在他任职期间,著名的德雷福斯事件发生了,其意义自然不言而喻。在国际上,法国和英国与俄罗斯建立了相对密切的关系,因为它们与非洲的关系不好,这也影响了未来乃至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国际格局,当然,他自己也以戏剧性的浪漫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即所谓“牡丹花死,鬼也浪漫”。在他担任总统期间,福尔因与情妇幽会而死于心脏病。

法国总统福勒

法国在总统任期内也与中国有很大关系。首先是1894年中日战争后的三重干涉事件,这也是上述法俄密切关系的结果。其次,在“分治狂潮”期间,政府开始出租广州湾。然而,当《中法广州湾共同租界条约》正式签署时,福勒总统已经“度过了一生”。第三,他亲自会见了正在爱丽舍宫参观的李鸿章。

李鸿章向福尔递交国书

李鸿章看机关枪测试的照片。

1896年,李鸿章访问了欧美国家。法国国庆节前夕,他从德国经荷兰和比利时来到法国。7月14日,也是“法国民主改革节”,国庆节,他向福勒总统递交了国书。他被邀请参观国庆阅兵,并参加了晚上由总统特别准备的盛大晚宴。关于李鸿章此次欧洲之行及其在各国的外交活动,西方媒体在当天做了详细报道。

“西洋镜”系列第15辑《从海外史料看李鸿章》

在最近出版的《西方镜报》系列第15版《海外史料李鸿章述评》中,许多报纸文本被摘录和插图以供读者欣赏。这本书225页的顶部是李鸿章会见福勒总统的照片。照片右上角有一把毛笔,上面写着:“法国总统的国书将在6月4日(中国历的6月4日,即西方历的7月14日)送达”。页面底部是一对解释性文字:“李鸿章在法国总统的陪同下,观看了法国军火商马克西姆重机枪实弹演习。”这张照片很大,有很多人。李鸿章和另一名中国官员正坐在一旁,其中一名站在镜头前。该图与福勒的略有相似,但详细比较面部形状,它不是。

李鸿章,谁有一个错误的解释,看了机枪测试地图。

李鸿章在世纪末的世界之旅中参观了许多武器装备工厂和军事展览。原因之一当然是西方国家认为他们已经掌握了清朝的军事采购订单。他们都是针对大客户的,自然会礼貌地介绍他们,并安排大量的活动。另一个原因是李鸿章本人,自从他二十多岁离开翰林院,他就开始了“军事生涯”。虽然他刚刚辞去直隶总督北洋大臣的职务,但他对各国的军事装备仍然非常感兴趣,而且从未厌倦。虽然他年纪大了,腿和脚也不方便,但他仍然会坐轮椅和其他工具旅行,这不会影响他的旅行。

李鸿章在德国逗留期间,参观了著名的克虏伯兵工厂和沃坑造船厂,这两个造船厂曾为中国建造了一座城镇,并建造了一艘第二距离装甲船。他还看了很多遍德国戏剧。会见皇帝后不久,李鸿章与汉纳根、德特林等人一起参观了毛瑟军火库,并经常“停下来仔细查看”和“仔细查看”。在这里,他看到了“工人的精湛工艺”,一种可以在战场上用作马枪的手枪,叫做“宝箱”。这是那年刚刚正式生产的毛瑟手枪,是为费德勒兄弟,工厂工人发明的。这把枪在现代中国非常有名,包括毛瑟手枪和箱式枪。当然,这是另一个故事。

毛瑟手枪

在工厂里,李鸿章还了解到“美有小麦之心,善于制造大炮”,毛瑟工厂也用一大笔钱雇佣了它。在上述图片描述中,“麦欣”在这里指的是“马克沁”。他是马克西姆重机枪的发明者。虽然他是美国人,但他带着他的发明在欧洲漫游。在晚清,中国人使用重机枪作为速射武器,轮子不是由一个人操作的。加特林机枪也经常被称为“绿色速射枪”。因此,李鸿章的欧洲之行不一定发生在法国,因为他曾多次接触过机枪。

英国大臣龚兆元

要找出李鸿章坐在那里看重机枪演示照片的关键,仍然有必要从照片中的人物开始,尤其是李鸿章周围的人物。首先,让我们看看和李鸿章坐在一起的中国老人。一般来说,李鸿章出访欧美国家时,除了陪同他执行外交任务的罗陆锋、李方静等人之外,基本上都是清朝驻驻在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他周围没有其他中国人。例如,在德国的集体照片中,有德国部长许竞成的身影。

节选自以前的照片、最近的场景、李鸿章(左)和龚赵晋

这张观察机枪射击的照片中的老人可以和李鸿章“平起平坐”。他一定是中国驻该国的特使。当时,在欧洲只有三位中国使节,分别是龚昭远(意比)、常青(法)、徐景城(德、澳、荷)、杨儒(西班牙、秘鲁)。经过比较和排除,可以发现照片中坐在李鸿章身边的中国老人应该是英国大臣龚赵娟。

龚兆元来自安徽合肥。他是李鸿章的一个小同乡。他和弟弟龚赵文(曾掌管旅顺港,但在1894年中日战争中弃土出逃)一起在李鸿章手下工作,属于淮安家族。1893年,在李鸿章的保护下,龚昭远接替薛福成成为中国驻英国、法国、意大利和比利时的特使。外交使团结束后,他身体欠佳,咯血。事实上,他想辞职回到中国。李鸿章去欧洲前不久,朝廷还允许常青担任驻法使节,以减轻龚如心的负担。照片中,龚昭远和李鸿章受到了同样的待遇,可能是因为身体不好。

网民纠正了所谓的李鸿章(实际上是龚昭远)看机关枪地图的行为(感谢陈继兄提供)

龚昭远与李鸿章的交集不仅发生在一百多年前的晚清,而且近年来对两个“关公戴笠”也有误解,这也与看机关枪有关。也就是说,在一段时间内,有一张照片在网上流传,显示了两个晚清官员(一个年长,一个年轻)和三个外国人在一棵树前被机枪打断。照片的文字很可能是李鸿章在欧洲检查机枪的照片。因为成本太高,他放弃了购买武器的想法,错过了更新武器的机会。然而,一些网民指出,这张照片中的长辈其实是龚昭远,不是李鸿章,但这种误解并不那么容易纠正,现在网上搜索“李鸿章;机关枪”,大量仍然是这幅画面。

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中国历史图片展解说

当然,犯错的不仅仅是中国人。例如,在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university of bristol)中国网站的历史照片中,就有这样一张照片,这张照片的解释是以年长的中国人为李鸿章。这种说法甚至可能来自国外。根据现有资料,这张照片及其错误的解释早在中国就出现了。这是一本名为《中国火器史》的书。这本书的作者说,根据《美国人写的机枪插图史》(A History of Machine Gun Exhibitions)中的记录,李鸿章观看了机枪火力,并说消耗的弹药量太大、太贵。他还附上了“李鸿章在伦敦观看马克西姆机枪试射”的照片。由于不清楚《机枪图解史》是哪本书(也没有出现在《中国火器史》的参考文献中),也不清楚西方人是否犯了错误,或者中国人是否在翻译和介绍过程中添加了多余的词,并错误地强迫图像匹配。

《中国火器史》相关部分

根据在线校正器,照片中的中国人是龚昭远和他的侄子龚新站(那天他跟随叔叔执行外交任务,是否带一个中年轻装者还有待测试),而外国人是公司的马克沁(hiram maxim爵士,1840-1916)和sigmund loewe,这应该是正确的。此外,照片最左边的白胡子胖外国人是艾伯特·维克斯爵士(1838-1919),维克斯的创始人爱德华·维克斯的儿子。

维克斯,罗伊,中国青年,龚兆元,马克沁从左到右

19世纪80年代马克沁来到欧洲后,他发明了马克西姆机枪,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种自动重复武器。此后,在与诺顿费尔特步枪的竞争中,两家公司合并成立了马克沁-诺顿菲尔德公司。十九世纪九十年代,在阿尔伯特?维克斯在维克斯的赞助下成立了维克斯-马克沁公司。该公司改进了机枪,并开始大规模生产这种最先进的谋杀武器。

恩斯福特武器展

知道了这张照片后,回头看看前面提到的所谓法国总统,他伴随着机枪测试地图,真相就很容易理解了。照片中站在龚兆元身边的白胡子老人是机关枪的发明者马克沁。站在马克沁左手上,面对着摄像机,拄着拐杖的人是维克斯。他可能会被误认为法国总统福勒,因为他的体型相似,而站在李鸿章右手上的人是罗伊。这样,照片拍摄的地方也得到确认,这无疑是英国。

近看,左边是罗伊、李鸿章、龚兆元和马克沁,右边是维克斯(可能被误认为福勒总统)

事实上,《李鸿章海外史料》一书中也有相应的证据。英国报纸《阿伯丁日报》(Aberdeen Journal)1896年8月14日发表的一篇题为《李鸿章泰晤士河之旅》的报道中,描述如下:

晚会在厄立特里亚着陆,在马克沁工厂吃了午饭。然后,他开车去了艾恩福特,参观了马克沁-诺登费尔特公司。李鸿章在那里会见了清部长,此外还有一大批乘专列来的游客。在那里,这位经验丰富的政治家非常仔细地检查了马克西姆机枪的操作,并问了许多关于武器的问题。事后,李鸿章一行乘专列返回伦敦。

其中,“马克沁-诺登费尔特”是前面提到的马克沁-登菲尔德公司。李鸿章在马克沁公司所在的英国肯特郡恩斯福德观看了马克西姆的机枪扫射。此外,在“李鸿章通过雇佣欧美人”的调查中也提到:

然后给安祝福。火车停下时,中国大使杨公和他的随行人员在车站相遇...中国和西方官员也相继前来观看和测试速射枪。罗、曾译员被安排在中央大厅进行翻译。在五颜六色的棚子前,我清理了自己的粪便,希望我试枪时眼睛不会模糊。然而,以前再也没有派出侦察兵,村民们蜂拥至该地区。这很复杂。在俄罗斯审判结束时,海军非常钦佩他的速度,并说有很多钱要花。他从西边的军门起飞,笑着说,“而且。敌人的地面太厚了,无法突破。”

从那时起,已经有了机枪射击的有效性和每分钟解释10磅的成本的描述,这里不再重复。可以看出,《李鸿章欧美经历》中的叙述比英国报纸上报道的要稍微详细一点,只有eynsford被翻译成更具中国意味的“安福”。文章中描绘的杂七杂八的场景也与观看机枪照片的人群中的混乱相一致。我们还可以从照片中了解到,站在李鸿章身后的中国人是负责翻译的罗陆锋和曾广泉。此外,在互联网上还可以找到一个原型以及“关公·戴笠”的照片,该照片散发了“中国负担不起机枪开火的费用”的声明。当然,从这里可以看出李鸿章主要是称赞他的火速和猛烈。至于米金,更像是一个笑话,符合李希的戏谑性格。从清政府确实购买了机关枪这一事实来看,这并非完全负担不起。谣言有时只是谣言。

黑仔与宗教

李鸿章在欧洲的时候,他不仅对马克沁发明的机关枪非常感兴趣,而且还和发明家马克沁本人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关系。英国报纸称,他甚至与马克沁夫人来往,但讨论的大多数话题都是家庭事务,并显示出更密切的联系。

这个成年人非常爱孩子,是一个尽责的父母。特使的另一个优点是他对女士们很有礼貌。星期五,他和马克沁夫人进行了一次长谈。在谈话中,他询问了马克沁夫人的家庭情况。马克西姆机枪发明者的妻子后悔没有孩子。李鸿章同情地叹了口气,问她是否认为祈祷有用。

写这篇报道的英国记者显然没有完全理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李大人的个性,所以他使用了“功德”这个词。就李鸿章而言,作为一个在“三不孝”传统下成长起来的人,对无悔的同情应该是真实的。然而,所谓的“我是否相信祈祷是有用的”更可能是戏弄。至于这位爱孩子的成年人脑海中是否闪现过“报应”,比如“第一个,最后一个”,他不予置评。然而,恐怕马克沁对此也一无所知,因为他兴高采烈地去了李鸿章那里宣扬宗教内容,李鸿章显然只对武器感兴趣。

会议期间,马克沁的宗教热情并没有停留在口头交流上。说真的,他甚至写了一本厚厚的书献给李汤种,以改变他对基督教的态度。这种行为不仅居心叵测,而且在李鸿章看来,这无疑与他作为机关枪发明者的身份形成了巨大的对比,带有一丝黑色幽默。上面提到的祈求成功的戏弄可能源于此。

李洪昌的废书

这本书被称为“李洪昌的废书”,有近400页的文字、大量宗教故事插图和李洪昌与马克沁签名的照片。因为是选录本,马克沁有相当“学术伦理”和参考书目,其中大部分是宗教书籍,另一部分是西方人在中国写的,包括莫里森、明恩普等人的著名作品。在书的末尾,仔细附上了一份索引。除了这些和前言,正文分为三个部分。首先,介绍了基督教的基本情况和历史,以及西方科学技术及其与宗教的共存。其次是基督教,包括西方人在中国的历史和现状。最后一部分是结论。

书前面的李鸿章画像

从前言和第一部分开始,马克沁对基督教和在华传教表现出矛盾的态度。一方面,他生活在整个基督教传统中,没有也不可能对其做出完全负面的反思。另一方面,作为一名技术人员和发明家,他更倾向于向欧美展示中国的先进技术,认为在中国的传教工作没有任何高价值。特别是在序言中,马克沁回顾了他对宗教问题和传教活动的理解。他说几十年前他就考虑过相关问题。早在19世纪70年代初,马克沁就被邀请参加许多关于在美国对中国传教的研讨会。他对基督教和传教士的傲慢和偏见深感不满,并进行反击。他的一个悖论是,既然历史上的中国人民充满智慧和美德,创造了灿烂的文明,但他们不信教仅仅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基督教,因此被宣布有罪,那么过错不在于中国人。现在有传教工作,但中国人暂时不信教,将下地狱。最好不要说教。传教士让中国人处于知而不信的状态。传教士反而是罪魁祸首。

书中马克沁的肖像

当然,用这些话来说,让人们更感兴趣的是马克沁对自己与李鸿章交往的自我描述。他说李鸿章1896年刚刚踏上英国土地,穿过多佛海峡,就大声疾呼要见马克沁。李鸿章在波特兰街49号的中国公使馆逗留时,马克沁立即会见了他。在他的“老朋友”罗陆锋的介绍和翻译之后,两人几乎每天都愉快地交谈并见面很长时间。我不知道这是发自内心的误解还是明知故犯。马克沁之所以声称受到这位受人尊敬和睿智的长者的重视,是因为他在宗教问题上为中国说话,批评英美在中国的传教工作。他说,他的相关言论已被翻译并呈交给李鸿章,进而呈交给光绪皇帝。这句话也给他带来了一条珍贵的双龙。鉴于李鸿章对基督教的误解,他决定编辑这本书,并为李鸿章和中国人详细解释。

双龙宝兴

然而,在中国的资料中,很少有关于马克沁的记录,更不用说编辑碾子的剪贴簿了,就连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也缺乏。马克沁认为双龙星来自中国皇帝,代表着至高无上的荣耀,其实是李鸿章在访华途中打造的。李鸿章在俄罗斯逗留期间,受到了极大的礼遇,感受到了西方国家重视奖牌的氛围,也就是说,即使接待人员“应该派出礼遇官、朝鲜官员、内外官员,并为军民官员服务和护航”等等,“他们都以获得珍贵的星星为荣”因此,李鸿章在路上紧急下令“自制宝星”,并致电直隶总督王文韶,将190枚勋章和丝带“匆忙”送到柏林大使馆,以便沿途分发。奖牌和执照将由总理衙门重新颁发。抵达英国后,李鸿章还特别要求平等待遇,并以同样的方式在英国发放奖牌,以满足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为被中国授予一颗珍贵的明星而自豪”的想法。自然,马克沁只是其中之一。这没什么特别的。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相信这本书很可能没有传到李鸿章手里,但即使看过之后,李鸿章也不会重视它,而且它的影响力远不及马克西姆机枪。机关枪和剪贴簿,马克沁和李鸿章之间的英晏殊说,恐怕,就像吴志辉的机关枪线装书理论一样,它们是中西交流的各个方面,可以被看作是欧洲风和美雨下现代中国的困惑和混乱的有趣隐喻。

从参考书目中有1911年字样可见,此书完整本编成时间应该较晚。1913年,坐落于大名鼎鼎的舰队街(fleet street)的瓦特出版公司(watts

台湾宾果app 一定牛彩票网 彩票开户网 重庆彩票网 江西快三

 

Copyright©2003-2019 arnold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霍吉信息门户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