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如何欣赏现代陶艺
如何欣赏现代陶艺
发布时间:2019-11-12 08:15:08  热度:3447

鼎兴中国(陶瓷艺术)熊开波

白明

宁静致远——中国新化石——孙悦(陶瓷艺术)

回顾现代艺术史、现代陶艺和中国陶艺在过去100年的简史,再回到陶艺,我们会发现我们所接受的教育和单一的审美教育是我们在博物馆所能看到的。但是我们缺少另一件事——艺术的多样性。不要低估艺术的多样性,它在提高人们的基本素质方面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此次全国艺术展中选择陶瓷作品的最重要标准之一是发现作者的创造力,发现他的新可能性,发现陶瓷艺术的各种新颖表现形式,并发现与传统相关但审美面向未来的新艺术形式。这种艺术形式既不是传统的复制和模仿,也不是精湛技巧的较量。它既不是西方现代艺术的复制品,也不是西方现代艺术美学的复制品,而是21世纪中国陶瓷艺术家健康的审美发现、提升和指导,与时俱进,以新的创造力为核心主题。

如何欣赏现代陶瓷艺术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

技术与艺术

陶瓷生产领域非常关注技术,他们认为技术等同于艺术,技术当然重要,但我认为技术只要能满足创作和表达的需要就足够了。我们将通过时间沉积和常规练习来提高我们的技能。艺术也是如此,因为它与人性、创造和美学有关。这些取决于情感。它不完全是1 1=2。当然,技术和艺术的关系是艺术先来后到,这与创造有关。

例如,中国人对集装箱的理解已经有一千多年没有改变了。这次吴建义的作品《器皿的欲望》最令人感动的是它的生产技术和在容器上的扩展。这项工作中间的盘子是由粗陶器制成的,在高温下模制而成。经过打磨、修整和压制,最终呈现出黑陶般的明亮效果,表面光滑如上釉。整体造型有强烈的雕塑感。这位艺术家利用技术将容器的薄体积变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雕塑。

材料和表达

陶瓷材料只用于表达容器吗?还是表达传统或历史和文化?我们如何理解传统值得讨论。当代陶瓷艺术非常重视材料的表达,这不仅仅是人类的表达,因为我们在不断地理解材料。粘土有自己的语言。当它变成瓷土时,它就会变得纯净。我们不能强加他们不能忍受或违背粘土的要求。因此,现代艺术更受人们情感的支配,发现材料可以表达的欲望,然后引导材料去表达。

例如,热爱地质学的年轻陶艺家孙悦的作品《中国的宁静与遥远的新化石》(Quiet and Far-New Focuss in China),用陶瓷语言来表达海洋生物、陆地生物、骨骼、种子、人类痕迹等化石,所有这些都非常现实。他用唐代的捻线技术来表现地层。他作品中的旋转、造型、拉坯、灌浆等技术涵盖了陶瓷造型的许多技术。这是一项能够完成这些陶瓷技术并以概念、风格和方法非常真实地表达它们的工作,这也是为什么它从初级选择到二级评价总是有大量分数的原因。

美学与想象

美学是我们的经验。过去的许多见解和记忆将形成经验。当有更多的经验时,想象力就会变弱。如何体验而不固化,用想象和敏感的心态,其实是在谈论自然与人的关系。有一种欣赏叫做石头欣赏。不是每一块石头都能被欣赏。这与选择有关。什么样的石头可以搬进花园、书房和客厅是人为的选择。它将一块天然的石头引向一个具有特殊含义的美丽的视觉和想象空间。这是自然和人工的完美结合。

王国栋的《不能忘记》表达了一个特殊的主题。提交人住在东北部,他看到他在煤矿工作的亲戚被活埋,然后被门板抬走。他没有直接表达这幅画和主题,而是选择了中国最极端的两种颜色,黑色和白色。三角形粘接是显示工艺难度的最佳方式。王国栋用白瓷制作了靴子、骨头、手电筒、凳子、工作帽和茶壶。煤矿工人的这些日常必需品被放在黑色门板上。煤的结晶和三角形的结合反映了作品明显的语言结构关系。这位艺术家用陶瓷语言扩展了一个非常深刻和感人的主题。

继承与创新

谈到创新,我们首先需要知道什么是继承。今天我们谈论的是宋代的好,但是唐代有宋代瓷器吗?在汉代,唐代没有华丽的三色釉陶器,元代也没有高温琉璃。他们是怎么出来的?两个词-创新。我们遵循的经典是当时最伟大的创新。传统经典的核心部分也是传统,因为创新已经成为我们继承的一种新的审美标准。艺术家决不能把古董视为艺术的荣耀,我们不需要在宋朝之后再建立一个宋朝。事实上,继承的核心是创新,没有创新就没有继承。

熊开波的“鼎兴中国”集装箱除了体积大之外,还有着深厚的文化渊源。这位艺术家从旧石器时代的三脚架和商代青铜器中发现了一些元素,并将这些元素提炼并转化为一种明显传统但非常新颖的形状。这些元素是那个时代的礼器。运用礼器的概念,釉色与青铜器非常接近,自然呈现出“繁荣中国”的主题。这组作品是当代集装箱作品向前迈出的一步。

法律和自由

我们所有的法规都源于经验。经验积累到一定阶段,成为一种自由,但它不是生活的自由,而是习惯的自由。生活的自由是不可复制的,所以生活的自由是生活和艺术的最高境界。今天,当我们谈论现代陶瓷艺术时,坦率地说,我们应该保持一颗童心,宽容地对待一切美学,包括西方艺术、传统和未来。因此,最好的欣赏是让自己活着。

梁冰的作品《古代的痕迹》展示了如何将古代精致的艺术形式转化为今天简单的陶瓷语言。这项工作只能用几把锋利的刀来表达,这是非常自信的,只有在对自己的技术和表现有强烈的自我感觉的基础上才能完成。他的技术并没有反映在作品的表面,而是来自于前几十年的深度积累,这使他能够了解土壤的表达能力,并很好地控制土壤。最终的作品是用金属烧制的,但它展示了陶瓷美学最简单的一面——强度和泥土的温暖。

(本文是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主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白明结合“第十三届全国陶瓷艺术作品展览会”优秀作品在中国景德镇陶瓷博物馆举办的相关讲座的内容。这篇课文是由我们的记者秦晓安排的。)

北京28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 fun88 快乐10分

 

Copyright©2003-2019 arnoldf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霍吉信息门户网 版权所有